当前位置:信息公开 > 媒体视线

    革故鼎新 浚通PPP水脉

    www.cdcz.chengdu.gov.cn  2017-03-24  来源:中国财经报

    字体:     背景色: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    打印本稿    复制网址    

      上午召开经理办公会;午休时间与公司投资部讨论项目进展;13∶00与公司其他领导开碰头会,为即将召开的董事会商定议案议题;13∶30-15∶30接待两波来访客户;15∶30接受记者专访……中国PPP基金公司总经理刘隆文已经习惯了日程繁忙、节奏紧张的工作状态。

      “PPP发展得太快了。”办公桌对面的刘隆文开门见山地对记者说。在全国上下快速推进PPP模式的浪潮中,这支由财政部联合国内10家大型金融机构、投资机构共同发起成立,总规模为1800亿元的“航母级”基金,肩负着为PPP项目浚通社会资本源头活水的重任。

      想要打动社会资本并非易事。刘隆文告诉记者,秉持引导、规范、增信的运作理念,中国PPP基金设立一年以来,借助多方力量,挖掘最具潜力的PPP项目,精耕细作深度参与项目规划,要用专业化的基金运作提升项目质量水平,为中国PPP项目保驾护航。

      成为PPP项目最坚实的屏障

      “你们这个钱是不是不用还?是不是比银行贷款利率低很多?是不是可以投到地方政府设立的母基金里面来?”刘隆文告诉记者,很多人对中国PPP基金在理解上还存在一定偏差。

      “坦率讲,我们是作为社会资本方出现,做项目有商业逻辑,要考虑收益。”刘隆文说,中国PPP基金的顶层设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基金与其他项目参与方是“坐在一条板凳上”,项目建设运营得好,各方都能获得更高收益,项目情况不佳,则是同股同权,一起承担风险。这是真正把国家层面的公司拉到了社会层面,和以前官是官、商是商不同,这就是一个很大的突破。

      中国PPP基金设立之初,就坚持问题导向,瞄准PPP发展的紧要问题。“我们看到的最大问题是社会资本信心不足。”刘隆文说,PPP项目周期普遍为20年至30年,政府和社会资本方在这么长时间内开展合作,政府能否按照合同履约?会不会出现后任政府不认前任账?社会资本方有担心。“中国PPP基金能够为项目增信发挥一定作用。”

      刘隆文分析说,从背景来看,中国PPP基金是财政部主导、国务院批准成立的基金,有很强的政府引导增信色彩。从基金特点来看,基金投资期限和项目生命周期一样,没有刚性退出要求,会和社会资本方一起“站到项目最后一刻”。

      “我们到地方宣传时有一个口号——中国PPP基金应该是PPP项目最后、最坚实的屏障。”刘隆文说,从实际情况来看,很多央企、地方国企、银行和民营企业,对于基金选择的项目,都乐意“跟投”,觉得有保障。

      要做“真”的PPP项目

      根据世界银行统计,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,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PPP市场。然而,中国的很多PPP项目还不够规范,有些项目是原计划用BT模式,仓促改为PPP模式,不少项目存在明股实债、政府对收益实行隐性兜底等。

      PPP项目的投资回报机制主要有两种,一种像污水处理、垃圾发电项目,几乎完全由使用者付费,另一种像轨道交通、地下管廊、湿地保护项目,由使用者付费和政府差额补助相结合。社会资本往往希望政府能够提供一个类似保底的收益承诺,再以此向银行贷款。“这样的PPP项目,由于缺少合理化的风险分担机制,在后续项目运作过程中就容易出现问题,影响未来收益。”

      “从基金角度来说,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定要做规范的项目,明股实债、政府担保的项目,我们都不能触碰。”刘隆文说,对于新项目,基金会坚持按照规范要求去设计,对于存量项目,也要进行规范化引导。

      过去,修一条路,建设工作完成、验收合格之后,建设单位拿钱走人。PPP项目引导的方向是,让建设单位把眼光放长远,参与项目运营。“我们通过提早介入项目,在地方政府项目设计、招标阶段,引导社会资本更加看重运营,通过提高未来显性、市场化的运营收益来中标,把PPP的正确理念贯穿于具体项目中。”刘隆文说。

      这样的方式,会促进社会资本方更加注重项目建设,避免“豆腐渣”工程,降低后续运营成本,也促使社会资本方改善更新技术、优化设计,通过提供更好、更经济的服务获取更多投资回报。例如,重庆的一个高速公路项目,建设方投入1000万元研发技术、优化设计,使得公路在未来20年运营期内节约一次大修,节省资金近3亿元。

      在PPP项目中,政府既扮演发起人的角色,又扮演部分缺口补助的角色。按照国家有关规定,地区财政支出的10%可以用来进行财政差额补助的缺口。“我们看到很多地区有很宏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,一旦项目多了,地方财力能否跟得上?我们也希望引导政府正视这个问题。”刘隆文说。

      把最具潜力的项目挖掘出来

      从2016年3月成立以来,截至2016年底,中国PPP基金通过项目签约和在9省区设立省级PPP子基金两种方式,累计签约金额517亿元,拉动投资约8000亿元。项目涉及河北、内蒙古、吉林、浙江、江苏、江西、河南、湖北、湖南、安徽、海南、四川、云南、贵州、陕西、宁夏回族自治区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等18省(自治区)的交通运输、市政工程、棚户区改造、生态保护和水系治理、新型城镇化、综合管理、片区开发、海绵城市、医疗卫生、文化、养老等多个领域。

      作为一支有政府背景的社会化基金,中国PPP基金在项目选择上有几个“特殊”的尺度。刘隆文介绍说,第一是符合国家战略发展规划方向,例如要符合国家“三去一降一补”政策要求;第二是属于国家鼓励的交通、市政建设、养老等13个子项目领域范围内;第三是不搞地区“歧视”,项目要覆盖全国各个地区,今年基金的目标就是希望在全国所有省、市、自治区都有项目落地。

      只有积累了足够数量的储备项目,才能把最具潜力的项目挖掘出来。2017年,基金公司将借助多方力量、扩大宣传积极拓展项目来源。

    刘隆文介绍说,项目来源目前有3个主要渠道:第一是依靠国家部委和地方政府部门推荐,借助财政、发改、交通、水利、农业等部门的力量,这是提高效率比较现实的途径,也是2017年公司的重点工作之一。第二是依靠股东等金融机构推荐,除财政部外,基金的另外10家股东都是金融、投资机构,有庞大的资源和项目储备,其中就包含一些PPP项目。第三是在PPP领域比较活跃的社会资本方,尤其是民营资本。此外,基金正在抓紧建设自己的项目库,加大项目储备,公司网站也已经正式上线。

    (信息来源:中国财经报)